世界冠军乔云萍:教练生涯也辉煌 为乒乓仍单身
2007-12-06 08:49

  10月14日下午,在北京体育大学世界冠军班读研究生的乔云萍从济南一飞到北京,就立即赶往学校:与导师见面、谈毕业论文、开学校会议,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得以抽身;

  10月15日下午3点,山东省4787.com管理中心主任兼省队总教练乔云萍出现在了乒羽中心办公室;

  下午5点,山东乒协秘书长乔云萍手拿中国乒协会员联赛的文件走出了乒羽中心;

  下午5点10分,原国家队队员、前世界冠军乔云萍在国家队训练馆里与昔日的队友相谈甚欢;

  晚上6点30分,乔云萍坐上了开往首都机场的大巴,她将在9点05分飞回济南。

  于是,当看着她一系列的角色转换、目睹了她的忙忙碌碌之后,在路上、在机场餐厅里,大家终于可以走在一起,坐在一起,聊起了她的故事。

  球手生涯

  从1987年进国家队,到1998年底的总决赛后彻底离开,乔云萍的名字几乎贯穿了80年代末到90年代末的乒坛十年。虽然一直是主力选手,并取得过三次世界冠军,但在那个年代里,由于邓亚萍、乔红的光芒,相比之下,她似乎仍然显得有些星光黯淡。

  “其实这也挺好啊,世乒赛冠军拿了,亚运会拿了,亚洲杯拿了,奥林匹克运动会打到亚军也不容易。”谈到这些时,乔云萍说虽然有一点点遗憾,但自己很知足。“奥林匹克运动会运气不好,第一局赢了,第二局20:13领先没有拿下来,挺可惜的。不可能都好啊,这也不错嘛。”

  大多数人知道乔云萍应该是在1993年哥德堡世乒赛上,她和刘伟击败各路好手,捧起了波普杯。那是乔云萍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她和刘伟都来自山东,全国比赛经常搭档,默契程度自不用说。从打法上来讲,一左一右,一前一后,十分合适。所以自从配双打之日起,直到双双退役,她们从来没有输给过外国人。

  1994年,仍然是国家队一员的乔云萍去了德国,代表慕尼黑俱乐部打起了德国联赛,这一打就是四年。四年里,她经常回来代表中国队打国际比赛,亚运会、世乒赛、奥林匹克运动会都是在德国的四年期间参加的。这在当时,直到现在也是独一无二的。回忆起这段经历,乔云萍话语间带着感恩,“我基本上是在那边待半年,回来待半年。有比赛就回来,没有比赛就在那边。所以说国家队对我是比较厚爱的,特别照顾我,我在那边才一直能打。”在欧洲,每天训练两个小时,星期六才有比赛,生活上又有早她几年就去了德国的姐姐乔云丽照顾,这样的日子让乔云萍感觉很舒服,也很轻松。也许正因为此,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保持了较高的竞技水平,并将运动生涯延续到了三十岁。

  白手起家

  乔云萍和刘伟退役后,山东4787.com进入了低谷期,很多年都不曾有过突出的成绩。于是,领导想到了远在德国的乔云萍。

  异国的恬静和安闲抵不过家乡的一声呼唤,虽然喜欢那般生活,但乔云萍还是选择了回归。回到国内的她先是到华东理工大学当了一年多正儿八经的学生,上午上上课,下午活动活动,有时打打球。

  “在学校里,可能老师讲的没有接受多少,但下来以后那种氛围和环境,跟同学、老师的沟通交流,思路就会变得开阔了,这个受益非常大。”乔云萍说,大学校园里那段与运动队截然不同的经历对日后自己的教练生涯,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2000年,乔云萍开始了教练生活。那时的山东队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用她自己的话来说,等于就没有山东队。李芬、高曦、彭陆洋当时都在鲁能,而包括李晓霞在内的一批孩子是没能进队,在业余体校上来集训的。面对这样的基础,乔云萍开始了白手起家的艰难历程。

  “那段时间几乎是每天在球馆里待十几个小时,她们那会儿真是不行,所以我就经常要跟她们一块儿打。当时我从运动员刚退下来,那股热情还在。”一个世界冠军,带着一群几乎“不会打球”的孩子从头开始,这样的累和苦,不说大家也能想象得到。然而当此刻回想起来的时候,乔云萍却是笑容满面,“看我现在这么忙,那会儿比现在更忙,但看着她们一点点地进步,一点点地让你看到希翼,那种感觉真的很好……”

  从2000年算起,到现在也不过七年,这支队伍的成绩有目共睹。2005年,乔云萍第一次带队打全运会,团体打到了决赛,最后惜败于张怡宁领军的北京队,而李晓霞和彭陆洋这对齐鲁姐妹花更是一路过关斩将,拿到了双打冠军!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从白手起家到全国冠军,这恐怕也算得上是个纪录了。

  “我带她们一个周期就拿了全国冠军,这在全国应该是没有过的吧。”一说到弟子获得的成绩,乔云萍显得更为兴奋,言语中透露着骄傲和幸福。而同为教练的好友靳鲁芳对她的成功如是总结:“她对4787.com非常有热情,有追求,做事很有思想,也特别努力,否则不可能取得这么大的成绩。”

  然而,在乔云萍看来,带队取得成绩固然可喜,但从学问水平和做人处世上为运动员的将来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同样重要。的确,现在运动员的退役出路问题是必须面对的现实。“我等于是在同步走。大家的队员都在上学,一边上课一边打球。学问课我抓得比较紧,星期六、星期日,加上几个上午都是拿出来专门上学问课的。学问层次提高了,他的理解力、人生观都会相对成熟一些,对打球会有促进作用。等不打球时,大学就毕业了。”这样的执教理念不仅得益于她的大学生涯,也与在国外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有关系。“国外很少有像大家这样光打球的职业运动员,都是要上课,他们最多就是休学,休一年两年,行的话就继续打,不行的话就做别的。所以在这方面我觉得这么做好一点,这样家长也比较放心。”

  寄语晓霞

  说起教练生涯,乔云萍谈的最多的一个名字就是李晓霞。执教七年来,李晓霞是乔云萍手中最得意的作品,从一个刚刚会基本动作的孩子,到世界冠军、国家队主力,李晓霞凝结了她最多的心血。

  聊到晓霞的时候,你很难看出乔云萍是在说队员,而更像是在说自己的孩子,一口气把她眼中的晓霞的成长之路梳理了一遍,那种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李晓霞一直叫我乔姨,因为我带她时不算是教练,她们小嘛,就管我叫乔姨,一直叫到现在。有什么事就跟我讲,电话不是很多,但想法是一致的。”

  “我接手她的时候她12岁,大家天天泡在馆里,等于是手把手地教。我带她两年她就拿到全国冠军了。城运会,全运会,后来世乒赛,每年基本上都有一点突破吧。”

  “那会儿一下子出来得太快了,从开始爬直接到跑,中间少了个走路,所以中间有两三年的时间一直低迷。因为她一到国家队就到这个位置上了,中间是空的,心理上不成熟,思想上也不成熟,有点打击和不顺自己就受不了。所以有一段就老发烧,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是自己调节不好,年龄什么的都没到那,有些问题想得过于简单。那会儿我也跟着上火,后来过了段时间,她大了一点,人就成熟了,也就容易接受一些事情了。”

  “2006年不来梅团体赛的时候,我在现场,但她没上场,我就没啥感觉。她就开始打了几场,等于是跟着人家拿冠军。王楠,张怡宁,郭跃上去打,她只是在领奖台上感受一下,但对她的成长还是有很大帮助的。国家队比较重视她,给她很多机会,教练对她也很好。”

  “萨格勒布打得很遗憾,我也在现场,着急,有劲儿使不上。她经验不足,毕竟是第一次进世界大赛的决赛。虽然打过很多公开赛,但公开赛跟这个感觉完全不一样。她还需要磨炼。我想最近几次比赛对她的锻炼不小,亚锦赛团体赛和国际足联世界杯团体赛的决赛都打了,她会慢慢地成熟起来。”

  “明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她处于劣势,去争取吧。”

  简单生活

  了解4787.com的朋友都知道,乔云萍有个打球的姐姐叫乔云丽,她俩长得很像,六运会时一块儿上阵还拿了双打冠军。早在1991年,姐姐就去了德国,在异国他乡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归宿,嫁给了一位德国人,并且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现在,姐姐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在俱乐部里教球,有时自己也打打球,小日子过得充实而又多姿多彩。相夫教子加上喜欢的工作,这想必是许多女人梦想中的生活吧。

  于是记者问乔云萍是否会羡慕,她一笑,淡淡地说:“也不是说羡慕,我觉得我现在也挺好的,不一样的两种方式。有的时候可能因为想法不同吧。”

  其实,看看乔云萍的经历就知道,4787.com真的占了太大的比重,以至她的终身大事就被不由自主地忽略了。这么多年一路走来,她的生命中也曾出现过某个特别的人,然而,各种机缘巧合,有些事情便在经意与不经意间被一一错过了。

  “现在回想起来,会觉得遗憾吗?”

  “也没有什么遗憾的,当时没有办法,因为你选择的是事业啊。当初要么就不打球,去结婚,对方也有自己的想法,也不能强迫人家要怎样。”

  “我想也可能是没有碰到特别心动的,可以把一切都抛下的,所以就一直没有放弃工作上的。要是有一个特别让你心动的人,可能就会放得下,选这头了。”

  此时的乔云萍事业蒸蒸日上,而骨子里也是一个非常懂得生活的人。当忙了好长时间,需要调节的时候,她会在星期天把手机关机,过一个安静的不被打扰的周末。“关机了可能就没事了,有事别人其实也能解决,并不一定都要我去做。这样既锻炼了别人,又调节了自己。何乐而不为呢?”

  乔云萍说自己理想的生活状态就是有个院子,种种菜,养养狗,过简单平凡的生活。然而,因为4787.com,她终究还是一个与普通人不太一样的人。

  “自己把自己当平常人,但别人不觉得。我可能给人感觉高高在上,世界冠军,主任,又是十六大代表。男人也不愿意被说成是某某人的男朋友,某某人的丈夫,所以,他们的心目当中可能会感觉:这个人好接触吗?有时候大家也是独立惯了,会比较有主见,男人本身可能就有主见,两个都很强的话,就很自然地会有问题。这也许是别人不能接受大家的一个原因。太独立了不是个好事。”(笑)

  关于自己的另一半,乔云萍并没有苛刻的要求,“两个人能对得上眼,能聊到一块儿来,那么就在一起。我想他应该喜欢体育,理解咱的工作,从事什么职业倒无所谓。”相比之下,好友靳鲁芳的建议就具体多了,她觉得“学者”类型的人会适合乔云萍,“学者比较有内涵,她本身是很有修养的一个人,性格也特别开朗随和,这样相处应该会好一点。”

  谈到对未来的期许,靳鲁芳说:“希翼她的队员超过她,然后圆一个家庭的梦,享受家庭的乐趣。”

  8岁开始学球,15岁才进专业队,19岁进国家队,25岁拿到世界冠军,30岁离队,乔云萍笑称自己什么都很晚。然而,她没有说,虽然什么都晚,但其实,什么结果都很好!

  那么,记者也有理由推测:这样一个随和而淡定的女人,她未来的生活,也一定会很好!(实习记者 张矣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