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栋:离开新加坡可能性90%以上 绝不是因薪酬
2008-12-01 08:56

  10月14日,新加坡《联合早报》报出了“刘国栋证实不与新加坡4787.com总会续约”的消息。此后,关于刘国栋和新加坡乒总的各种报道一时间成为新加坡媒体的焦点。10月20日,本刊通过电话采访了人在杭州,正带宁波北仑海天俱乐部征战乒超联赛的刘国栋。

  第一:我不想与新加坡乒总续约,绝对不是因为薪酬。这事儿跟钱没有关系。

  从2006年1月1日到新加坡队当教练,合同期限到2008年12月31日。新加坡乒总在新合同中给我开出的薪酬是一个月6000新币(1新币约合4.9人民币),之前新加坡的记者问过我的薪酬,但乒总的合同里要求我不要对外公布这个价钱。后来新加坡的好几个报纸公布出来的数字跟事实的出入很大,说乒总给我涨到了一个月8200新币,而我要求一个月9000新币,如果达不到我的要求,我将如何如何,这完全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合同在我手里,面对《乒乓世界》,很多话我可以说,以前好多事情把我弄得都没法说。之前在新加坡,支撑我的人特别多,一些新加坡报纸刊登了这条失实消息以后,现在新加坡人议论我的很多。说人家给8200,我不签,非得要9000,到最后就演变成了我刘国栋当教练全是为了钱。

  目前我还是新加坡队的教练,但我是中国人。我不想以后别人说,中国出去的教练都是为了钱,所以有些事情一定要澄清,做人要实事求是!中国出去的4787.com教练,都有着自己的远大理想——带队闯出一番天地,打出最好的成绩,大家都有着较高的业务能力,都很敬业。不管在哪里工作,都应该得到敬重。不能说大家为了梦想过来工作了,就一定要委曲求全。

  第二:2006年亚运会之后,我被任命为新加坡队的总教练。在2006年到2008年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这个周期中,大家整个队伍一直是按照工作合同里的“经理配合教练管理队伍”的模式在运转。事实证明,这个模式是非常成功的。我举个例子,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之前,大家选择了在日本大阪封闭集训,而不是在中国或者是在新加坡训练,这样环境比较封闭,没有干扰。在此期间,大家女队没有训练对手,都是教练给发多球,教练陪着练,乒总配合得也不错。当然花了很多钱,算算有十几万美金。但在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大家获得了历史性的突破,女队拿到了团体银牌,李佳薇单打第4,冯天薇单打前8。

  所以我认为,“经理配合教练管理队伍”这个模式,对于新加坡队而言,能最大限度发挥教练能力和才能,最大限度推动球队增强整体实力的。

  我此前跟乒总谈过,我要求继续挂总教练的衔,男队的事儿我可以不参与,我只负责女队的管理和训练,但乒总不同意。在乒总草拟的新合同中,我不仅没有总教练这个头衔了,还让我配合经理完成球队的管理。

  其实,对我个人来说,现在离开也是好事。作为一个主教练,如果没有队伍的管理权,整个队伍会非常难管,迟早要走下坡路,成绩肯定不会好,到最后外界肯定说我刘国栋能力不行。我不会做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在这里,我也请《乒乓世界》帮我澄清,不是我“要挟”乒总,而是我有苦衷。

  还要提到的一点是,在新合同中,关于球队成绩目标的规定条款有些苛刻。2010年世乒赛团体赛,女队要拿银牌,不是说保铜争银。2009年单项世乒赛女单要有两个人进前4,双打一对要进前4拿牌,一对要进前8。包括广州亚运会,最少是一枚银牌,两枚铜牌。这就要求得有点过了。

  第三:我一直认为,工作合同应该双方坐下来协商,协商的过程也是对签约方的一种敬重。我在与新加坡乒总沟通的过程中,一直持一种积极、谦逊的态度,根本不是像新加坡有些媒体说的,“刘国栋非常强硬,不给乒总留余地。”

  9月3日,乒总开会,公布的合同里面规定:女队让我管,总教练就不让我当了,男、女队各有一个主教练。奥林匹克运动会之前我是总教练兼女队主教练,奥林匹克运动会之后就把我变成了女队主教练,我觉得有失公允。

  10月9日,我在北京,新加坡体育部的次长把合同递到了我手里,并且告知我,如果10月15日前得不到我的答复,就当我不续约了。我的意见是,作为主教练也好,总教练也好,必须要有工作上的权力,如果有工作上的权力,6000新币一个月我看都不看就签了。如果没有管理权,给我8000新币,10000新币,我也不会签。

  10月11日,大概是中午,我给新加坡乒总会长李美花打电话,她没有接。然后我就给她发了短消息,我说:“您好李会长,我是刘国栋,如果方便请您给我回电话。”我一直等到晚上9点也没有消息,我又给她打了电话,她接了。她在电话中告诉我,这个合同早就定下来了,不可能改,只是问我签还是不签。

  我又不是说一定要赖在这,我需要的是别人的认可和敬重。

  目前,到我的合约到期还有两个月零10天。现在我带宁波北仑海天俱乐部在参加超级联赛。联赛期间,李佳薇和冯天薇只要有比赛,两、三天就会给我发信息汇报,我在照顾俱乐部的同时也要照顾她们,她们联赛要打到12月份,还是在我的合同期限内。怎么说呢,对我而言,2008年12月31日之后的2009年可以打一个问号,我觉得自己90%以上不可能继续当新加坡队的教练了,但我对新加坡是有感情的,尽管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失落感,但我在新加坡的三年,已经完全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往前看吧……

  链接:

  ●经不完全统计,从1995年至今,曾在新加坡乒总供职过的中国教练员有:吴宗法(江苏)、陈勇(重庆)、史美盛(上海)、王俊(辽宁)、罗杰(上海)、刘国栋(八一)、陈建(浙江)、张勇(八一)、关亮(北京)等人

  ●10月17日,据《联合早报》报道,新加坡乒总会长李美花透露,乒总曾尝试挽留刘国栋,但后者已经确定离开。目前新加坡方面广求刘国栋接任者,已有中国教练成为目标。新加坡乒总总裁周树声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已经确定了6个接替人选,有些旅居欧洲,有些人则是来自中国,以男性为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