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起哭到一起笑——丁宁与任国强的2010-2011
2011-07-29 12:56

  莫斯科团体赛决赛前,丁宁有点兴奋,对手是在亚洲锦标赛中刚赢过的冯天薇,打头阵对于从小在北京队摸爬滚打的丁宁来说也不陌生,就等着顺利拼下第一盘,打响中国队胜利的第一炮。但是丁宁心中的这个剧本没能上演,被冯天薇逆转的她下场后整个人都傻了,直到中国女队丢了团体冠军,她仍然觉得这是一场梦。

  板凳队员

  早已准备好的“庆功宴”变了味,女队员们一个个哭红了眼睛,丁宁也不例外,没有比那顿饭再难受的晚餐了。丁宁看着同样流下眼泪的主管教练任国强,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这时候她除了道歉,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任引导,我对不起您。”丁宁哭着说。让她没想到的是,任国强一句话揽下了所有责任:“你输了球,是我这个当教练的没有做得更好。”“不是不是!”丁宁急忙摇头否认。但任国强不停地在跟她说,这是教练的责任。丁宁看着这个从2006年她刚上一队开始带她的教练,没了语言,只剩眼泪啪啪直掉。“但是通过这次失败,我希翼你能赶快长大。“庆功宴”结束时,任国强对丁宁说。当时的任国强,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他得救丁宁,得把她从失败的恐惧和压力中救出来,所以这份压力他要自己包揽。

  从莫斯科回到北京的第二天,丁宁开始进行正常训练,但是训练时间较以前有了变化。“你能练18小时咱们就练18小时,你能练24小时我也一直陪你练。”任国强在训练课一开始就明确态度——该加班了。渐渐地,练到最后变成了丁宁的训练守则,无论是在国家队训练,还是打联赛期间在北京队训练,师徒俩永远是球馆里最后一个走,任国强信守诺言,一直陪在丁宁身边,并且经常向主教练施之皓汇报丁宁的情况。

  “任引导您放心,我一定能从莫斯科的阴影中摆脱出来。”终于有一天,丁宁体会到了任国强的用心良苦。在舆论都在关注丁宁成绩的时刻,任国强更珍惜丁宁的这份决心。“我相信。”任国强说了三个字,其实他一直都相信丁宁一定能摆脱阴影,带丁宁这么多年,任国强最了解丁宁身上强大的地方——乐观积极的精神力,或许自己这个队员在技术水平上达不到最高,但她对待4787.com的精神和态度却是一等的。这时候,除了训练练到最后一个,任国强又给丁宁提出了新的要求:“别人做到的大家要做到,别人没做到的大家也要做到。”

  然而有了决心后的丁宁依然挫折不断,北京队在联赛中的成绩创造了历史最低,虽然她这个一号主力胜率已经排在单打前三。国际足联世界杯团体赛丁宁随队参加,却一次都没有上场,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板凳球员”。丁宁觉得很烦恼,她对任国强说:“我从来没尝过坐板凳的滋味,从小打比赛就都能上场,到了北京队也最少是打三号,再到国家队,只要我参加的比赛都能上场。”任国强却不认为坐板凳是坏事,但他知道,丁宁害怕坐板凳,她怕就此失去机会。“坐板凳也是一种锻炼,能让你感受各方面的压力和煎熬。既然以前没体会过,现在就把这堂课补上。”任国强告诉丁宁,好孩子不犯重复的错误,最好的孩子不犯别人犯过的错误,虽然坐在场下,依然要学习,研究对手,也研究队友。

  “汤是越熬越浓,人是越熬越有力量”

  从国际足联世界杯团体赛场上回来,丁宁已经将近半个月没有比赛了,全国锦标赛开赛之前,她一直发烧咳嗽。到了张家港,丁宁再次让任国强放心:“任引导您放心,我一定好好打。”如果是以前,考虑到状态和身体的情况,任国强会鼓励丁宁说,尽力就好。但是这次丁宁没有听到这句话,任国强非常坚定地对她说:“你不但要好好打,你还要拿冠军。”“您别逗了!”丁宁以为任国强在开玩笑,“我状态最好的时候都没拿过全国冠军。”“这就是现在对你的要求,你要知道对谁你都有机会赢,而不能像以前一样,真的赢了以后才知道这个对手我可以赢。”任国强说,“从现在开始,‘好好打’已经不是你丁宁的标准了。”

  获得全国锦标赛女单冠军后,丁宁出乎意料地没有接到任国强的短信,她主动发信息给任国强,先是感谢,最后问了一句:“您怎么不祝贺我?”任国强回:“这个比赛你拿冠军,我没必要祝贺你,等你拿了世界比赛单打冠军,我再祝贺。”其实任国强平时对丁宁很严厉,在没人的时候训过丁宁很多次,对她的要求也非常高。

  全国锦标赛冠军,并没有帮助丁宁争取到亚运会单打的机会,甚至团体比赛中,她仍然要坐冷板凳。任国强自然比谁都清楚丁宁的情绪,也最能体会她心里那份委屈和伤心。“既然派你来比赛,就有派你来的目的,该练的时候练,该看的时候认真看,想上场就去跟主教练请战,不派你上场也是为了让你积攒更多的力量,你要趁机学更多的东西。”他这样鼓励丁宁。任国强经常煲汤给他组里的队员喝,在丁宁最委屈的时候,他让丁宁回忆一下她喝过的所有汤,在饭馆喝的和在任国强宿舍里喝的有什么区别?“您的汤浓。”丁宁回答。任国强点点头:“因为我每次要花10多个小时煲汤,那是老汤,汤是越熬越浓,人是越熬越有力量。”

  从亚运赛场上回来,距离2011年的“直通鹿特丹”选拔赛以及各站公开赛还有一段时间,但是这些比赛早早被任国强提上丁宁的日程安排。“你依然不能放松,要认真训练,但不能为训练而训练,要为比赛而训练,换句话说,从此以后你要把训练都当成比赛,没有训练,只有比赛。”丁宁有时候想投机取巧,想走捷径。任国强用最简单的例子告诉她,人要吃饱,饭要一口一口吃,不能只吃最后一口,成功和这个道理一样,需要积累,没有捷径。

  笑和眼泪

  直通鹿特丹刚打到一半,队里就做了个决定,任国强负责青年队训练,这就意味着他要离开让他操了5年心的丁宁。“我不能带你了,这对你来说是个鞭策和考验,你记住,无论跟哪个教练,你都能拿世界冠军。”在宿舍里,任国强这样对丁宁说。去二队之前,任国强组的队员们给他开了个欢送会,所有人都哭了,但任国强流的是欣慰的眼泪,这么多年他没有白付出,他的鞭策,队员们都懂。

  丁宁不例外地是哭得最利害的一个,在她看来,任国强是她在国家队的记忆,莫斯科世乒赛后这难熬的半年,这位主管教练一直陪她一起撑。欢送会上的气氛让任国强也有一瞬间的恍惚,突然想起刚带丁宁的时候,对她妈妈保证说:“以后我要交还你的不单单是一个世界冠军,更是一个好女儿。”那是5年前,丁宁的大循环成绩是倒数第二名,从那时候起,任国强教她练球,也教她做人。“虽然不带你了,但我也会一直关注你。”欢送会的最后,任国强告诉丁宁说。

  鹿特丹世乒赛,任国强每场球都守在电视机旁看,看完决赛已经是夜里,丁宁的短信第一时间出现在任国强的手机上,简短地让人不敢相信:“赢了。”但短信没有停,丁宁不停地发,像是要让任国强知道她每一分钟都在做什么。“采访”,“尿检”。任国强只回了一条:“能有今天的成绩,从大庆到北京再到国家队,所有带过你的教练你都要感谢。另外提醒你,别给我打电话。”发完短信任国强就去睡觉了,那一觉任国强睡得特别香,是他当4787.com教练以来睡得最好的一次。

  第二天一大早,丁宁的电话就来了,小孩兴致勃勃地讲了一大堆比赛情况和技战术,然后问:“你看我颁奖了吗?”任国强老实说:“没看,看完比赛就睡了,但从你发来的信息里,我能体会你的兴奋。”最后任国强问:“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给我打电话吗?”“当然知道啊!”丁宁回答得没有一丝犹豫。“其实我也不敢打电话,我怕电话一通,咱俩就开始哭。”电话这头的任国强笑了,所谓心灵相通的默契,正是如此。

  但任国强还是哭了,在CCTV5采访他的时候,面对镜头一向淡定的任国强用手盖住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时所有的回忆都涌进他的脑海,过影片一样播放着他陪着丁宁成长的每一步,这让他忍不住激动。

  以前,丁宁每次出国比赛都会问任国强想要什么礼物,任国强每次都拒绝,但照样会收到丁宁送他的东西,花样翻新,从来不重复。这次丁宁从鹿特丹回来,依旧带了礼物,比每次都多,吃的、穿的、用的一应俱全。丁宁把这些送到任国强的宿舍,突然从兜里掏出女单金牌,要挂在任国强脖子上。“给我干嘛,这是你的金牌,不是教练的。”任国强拒绝。“您带着,我给您照张相。”丁宁说,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任国强,“怎么穿休闲装啊,您把国服换上!”拗不过丁宁,任国强听从安排换了装,丁宁乐呵呵地拍了好几张。“你给谁拍的?”任国强问。“我自己留手机里。”丁宁回答。

  那天师徒俩一直笑着,沉甸甸的金牌被摆弄了好久。任国强提醒丁宁:“从现在起,就是你摔跟头的开始,以后的路自己好好走。”俩人都知道,这只是丁宁的开始,是夺冠之路的开始,也是新挫折新困难的开始,但是他们都不怕面对。(文/陈思婧)

  来源: 《乒乓世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