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世界》年度失意人物:郭焱提名
2012-12-19 10:57

  《乒乓世界》评选年度失意人物:悲情郭焱只获提名

  乒乓世界杂志

  2012年即将过去的时候各种盘点也纷至沓来,以下是《乒乓世界》杂志评选的2012年4787.com年度失意人物:

  年度失意人物 许昕

  有一个时代特别让人怀念,虽然它还没有完全结束——“二王一马”时代。只有马琳[微博]和王励勤的国乒是略显单调的,王皓的加入使它异样精彩。

  同样,只有张继科和马龙的时代是寂寞的,国乒盼望着许昕的加入。

  也许,两个“—”加一个“︱”才能使国乒的三驾马车成为国之“干”城,扫敌手如尘“土”。

  遗憾的是,整个伦敦奥运周期,许昕的表现并不如人意。2012奥运年,他更是与“绝代双骄”渐行渐远。

  在激烈竞争的国乒,不进,甚至不飞速地前进,就意味着退,就意味着距离。如今,张继科已经贵为大满贯,马龙也成功地突破了三大赛单打冠军的窗户纸,许昕却依然两手攥着空拳。

  其实许昕2012年的表现并不能算很差。3月的多特蒙德世乒赛团体,由于锻炼奥运阵容的需要,许昕出场机会不多,而他仅有的几次表演还是非常精彩的,奥运前也顺利拿到了奥运P卡。

  甚至一直到10月份举行的国际足联世界杯单打半决赛前,许昕的表现都算不错。然而,随后的两场比赛却让他跌入了冰窖。

  与马龙在意外失手后迅速调整到了最佳状态不同,许昕在半决赛被马龙打蒙后,似乎在季军争夺战中也没缓过神来,居然完败于萨姆索诺夫。

  输球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许昕的技战术缺陷、斗志的丧失以及缺乏不利局面情况下的摆脱能力,在这两场比赛中暴露无遗。这是让国乒教练组和球迷最为担心的。

  实际上,让国乒以及广大球迷对许昕失望的,不仅仅在于成绩,而是一个可能连许昕自己都没有完全意识到的因素,那就是:直板。

  它就像戏剧舞台上的京剧一样,是中国4787.com队的国粹,是不可或缺的。它承载着多少代人的心血,寄托着多少人的希翼。它不单是一种握拍方式,它早已经成为很多乒乓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从容国团、庄则栋,到郭跃华、江嘉良,到刘国梁、阎森、秦志戬,再到马琳、王皓,这些直板英雄们传承着直板的精髓,捍卫着直板的尊严。现在到了许昕接班的时候了。这也许是许昕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然而他必须承受!

  在这个越来越“横行霸道”的乒坛,大家多么希翼许昕能挺直腰杆,直眉楞眼地站在路中,理直气壮地对横板们说一声“不”啊。

  许昕有个外号叫大蟒,可能是因为他能缠吧。作为一个优秀运动员,缠是必须的,可也是远远不够的。直板不是直来直去,直板需要勇往直前并一击致命。也许,当许昕修炼成眼镜王蛇+蟒蛇合体的“乒坛怪兽”之日,就是他凤凰涅槃、许氏直板笑傲江湖之时。

  年度失意人物提名

  郭焱

  悲情,没有第二。

  如果有人问你:“对一个战士来说,最可怕、最痛苦的是什么?”

  可能很多人的回答都是在战场上被击败,可是郭焱的答案一定会有所不同。

  对她来说,比在战场上被击败更可怕、更痛苦的事,是根本没有机会上战场,

  何况这样的事八年中一连发生了三次,更不要说最后这次竟发生在临上战场前的一刹那。

  可这样的事偏偏被郭焱碰到了。由于年龄、状态、实力和伤病等等不同的原因,从雅典到北京,再到伦敦,一直作为女乒主力的她,却无缘参加哪怕一次奥林匹克运动会。

  大家不知道怎么来安慰这个顽强而不幸的姑娘,任何的言语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和凄凉。但是大家不会忘记,郭焱在莫斯科女子团体决赛时的那一分,以及在莫斯科后,女乒最危难时期那挺拔的脊梁。

  大家希翼,郭焱能有机会做一个好教练,亲手带出一个奥运冠军、甚至是大满贯选手,一洗自己运动生涯的失意。等到那一天,也许她会默默地吟诵这首改编的《定风波》,以回味这段时光的心路:

  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

  回首向来萧瑟处 也无风雨也无晴

  马琳

  在外界看来,作为男线上唯一一个“奥运全满贯”,马琳对伦敦奥运的欲望不会那么强烈。

  可是大家错了。在多特蒙德世乒赛庆功宴上,当马琳向刘国梁敬酒时,自知已经无缘伦敦奥运的他,眼泪不由得夺眶而出。此时,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马琳是多么地渴望再次参加奥运,大家也才真正明白,他那句“愿意用生命去换奥运金牌”的含义。他的一颗冠军心永远不会老!

  当上届奥运两枚金牌得主成为了“马大厨”,每天拎着从超市采购的食物回公寓的时候,当他眼睁睁为场上队友着急,而无处杀敌的时候,谁人能懂马琳那颗“不甘寂寞”的心。

  阅尽千帆,看着五星红旗再度升起,“斗士”马琳心中明白,从国歌结束时起,他正式从“奥运冠军”晋身为“前奥运冠军”。其中寂寥或许只有同样的“斗士”才能理解。

  失意而并不失魂。当马琳在看台上为队友欢呼、鼓掌、庆祝时,大家依旧不由自主地将目光转向他,饱含着敬意。这份崇敬源于他身上散发出的那份永不磨灭的“斗志”。

  宫崎义仁

  对经常在网上“斗地主”的人来说,最不可原谅的事,不是牌不好,而是一手好牌,被自己打坏了。

  不幸的是,日本男队主教练宫崎义仁,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前面的牌(世乒赛、国际足联世界杯和亚锦赛等)明明都打得很好,却偏偏在最重要的牌局上,打了一次致命的臭牌。

  水谷隼、岸川圣也,在中国队面前确实不算什么,可是对正处于青黄不接的香港男队来说,简直就是“大小王”级别的选手。再加上少年老成、曾经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亚洲区预选赛中击败过马龙的丹羽孝西,日本队简直就应该一路小跑,迅速冲线,直接把“农民”憋死在家里。可结果是“地主”被镇压了。

  当唐鹏在奥运男子团体1/4决赛拿下决胜盘的那一刻,隼哥 “水”了,丹羽“稀”了,岸川只“剩”下了目瞪口呆,而宫崎“一人”惊“奇”地站在那里,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单打比赛的结果同样令这位日本男队的教父失望。岸川勉强进了前八,王牌水谷却早早落败。

  对比日本女队历史性的突破(女子团体银牌和石川佳纯单打前四),奥运后黯然下课的宫崎义仁成为世界各队教练中最失意的人,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